领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寻找潘岭席潘岭席密实又舒适织席手艺恐失传文章库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0:56:39 阅读: 来源:领针厂家

路过白石桥路,走进一间招牌标着上写着潘岭席几个字的小店里,老板娘正在忙碌地的招呼客人。店里店外,摆满了各种竹席、草席、藤席。几张土里土气又笨重的草席吸引了记者的眼光,一问价格,老板娘说:1.5米宽的160-170元一张。!啊?这样不起眼的草席居然比普通竹席贵两倍、比浙江湖南生产的草席贵几倍。看到记者和顾客都很惊讶,老板娘骄傲地的说:这些草席都是我们潘岭村人自己编织的,躺着舒适服又有耐用,有时想买,还买不到呢。

曾经家家户户席机响

老板娘姓谭,是城北街道潘岭村的媳妇,虽然不在潘岭村生活,但也偶尔去潘岭村进货。她说:潘岭村以前家家户户都织席,潘岭席曾经名声远扬,不过现在织席的人少了。得知记者想采访织席师傅,她推荐记者去找潘岭村的九叔,他现在可能还在织席,你到村口一问,都知道。

潘岭村离公路边的佛子山大门不远,进了村口,看到几名老人坐在小卖部聊天。记者向他们打听:谁家是织席的?几名老人异口同声说:我们家就曾经织过席。那织席的九叔家在哪里?叫九叔的我们村有好几个,都是曾经织席的。老人们乐呵呵地回答。

能带我去一户织席的人家看看吗?记者央求老人,但老人们脸上都露出了为难的神情:以前啊,家家户户都能听到织席声,虽然我们家里现在也都还有老席机,但都不织了,村里现在织席的人很少很少了。一名老人想了一下,指着东边一条小巷说:那好像还有一户人家织席,你去问问吧。@@@

几根老木头就是一架席机

别过老人们,记者走进小巷,看见一名老奶奶正坐在屋檐下乘凉。向她一打听,老人乐了:我就是织席的。老人自我介绍说姓凌,今年81岁了,十几岁嫁到潘岭村就开始织席。她带记者来到一个房间,指着靠在墙上的席子说:这些都是我不久前织的,质量可好了。记者请凌奶奶演示一下织席,她为难地说:我儿子前几天刚把织席机拆了,就摆在客厅里。她指着放在墙壁边的几根木头说。

仔细一看,这几根普普通通的木头,颜色老旧,凿有各种口子。这样就能织席了?凌奶奶说:把它们组装起来就是一架织席机,孩子们都出去赚钱了,我老了,没力气组装席机织给你看,现在我也很少织席了,有人来预定,才织一两张。

记者正遗憾没能看到织席的过程,一名老汉从凌奶奶家门前路过,她高兴地说:他是我大伯,现在也织席。老汉得知记者的来意,高兴地请记者到家里坐坐。

潘岭席密实又舒适

老汉叫钟有能,今年86岁。他说:今天是大市场圩日,我刚卖席回来。

钟老汉说,他从小就跟着爷爷织席,潘岭村织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估计有十几代人了,潘岭有7个姓氏的村民,以前都是靠织席讨生活。他年轻时,常和村里人背着席子步行到兴业、北流等地卖,很辛苦,有时要卖好几天。潘岭席过去畅销区内外,是人们夏天睡觉的好伴侣。改革开放以后,村里人做生意的、跑运输的不少,很快都富裕起来,赚钱门路多了,织席的人就慢慢少了。

钟老汉介绍说,草席分为机席、疏席和推席。机席,也就是机器编织的席子,这种席大部分都是外地的,用的草是空心的,草也是驳接的,这种席子尽管轻、美观,价格也便宜,但不耐用,睡着也不舒服;疏席是人工编织的,用的是好的本地席草,质量比机席好,但行距疏松,舒适性不佳;潘岭席大部分都是推席,编织的过程比疏席多了几道工序,席子是双层的,席草密密实实,拿起来沉甸甸的,小孩在席子上撒尿,尿都不会渗到床板上。

记者请钟老汉演示一下编织席子的过程,钟老汉也很为难:我现在也很少织席了,席机就放在屋檐底下。他带记者来到屋檐边,掀开几块塑料布,露出一个用木头做的井字形木架,这就是席机,几十年历史了。旁边的几名老人看到后,都说,我们家里都有这样的席机,这是我们的传家宝。@@@

织席手艺恐失传

织席要两个人,耗时大,要很有耐心,有时一天都织不了一张。钟老汉说,以前他和老伴一起织席,老伴去世后,他就很少织席了。今年二三月份,为了打发时间和赚点零用钱,他另外请一名老人帮忙一起织席,每织一张,给对方10元钱。逢大市场圩日,他就背着席乘坐公交车进城卖,不要看潘岭席土里土气的,睡在上面凉爽又舒服,虽然现在竹席、皮凉席很多,很多人还都喜欢用潘岭席。

我坐在席机边,助手往席机里递一条席草,我就用一根棍子压紧,如此反复上千次甚至几千次才编织好一张席,还要晒干,再上机压一次,把席草压得密密实实的。钟老汉说,现在年纪大了,儿子们心疼他,不乐意让他再织席,但他还是心痒痒的,想继续织席子,可是苦于很难找到席草,要是找到了合适的席草,我还会继续织。

我们潘岭席都是用包粽子的那种草编织的,是实心的,绿色环保,现在种席草的人也很少了,席草收割回来后,晾干,还要把它剥成两边,织一张席花费的人工很大,所以它的价格比其他席子贵一点也很正常。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织席这门手艺,不知道能不能流传下去。钟老汉忧心忡忡地说,他和村里其他老人一样,都期盼着有识之士来开发潘岭席,让曾经深受人们喜欢的潘岭席能够再度辉煌。 (记者 草席)

天津劳保工服定做

临沂制做西装

黑龙江西服制作

长春制做防静电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