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间的可能与官方的暂未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1:10 阅读: 来源:领针厂家

在转基因技术的价值隐患和价值风险没有排除之前,特别是在这类隐患和风险可能高于其带来的好处时,我们的专家和官员都应该对此持更为谨慎的态度,而不应只从专业技术角度特别是个人名利立场出发来盲目推广,起码应该在应用和推广时做到“明确告知”,并且要建立起相应的法律法规体系,特别是保证能够监管到位。

在2013年12月召开的以“粮食与国家安全”为主题的第12届中国国家安全论坛上,李文良教授作为亲自到湖南通道县调查“美国黄金玉米案”的非转基因专业人员,与崔永元先生一样对转基因问题表达了深切忧虑,并根据调查时接触的线索指出“部分种子可能含转基因成分”。此话一出,立即引起社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新华社记者为此采访了湖南省相关部门,得到的回答是这些种子“暂时并未检测出转基因成分”。

但是,从逻辑上讲,农业厅官方的如此回答,不仅不是对李文良教授作为民间人士提出“可能含转基因成分”的否定,而且根本就不是任何确切性回答,只是打了一套人们司空见惯的官方太极。

无论是我们这些每天都要食用普通粮食的普通百姓(不像有些农业部门官员能够得到专门的“有机粮食”),还是我们几个忧国忧民忧孩子忧自己的非专业民间调查人员,想从官方和专业部门得到的信息,绝对不是“暂未检出”这样模棱两可的公关辞令,而是“有”与“没有”这样确定无疑的结论。否则,我们每天还会生活在不安全的忧心忡忡之中,我们的国家还会在粮食安全乃至国家安全方面面临未知的巨大隐患和风险。

也许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员并不懂得专业性很强的转基因知识,也许我们这些非政府部门官员并不完全知道政府面临的问题错综复杂,但是任何专业技术一旦离开实验室而走向我们广大非专业百姓的日常生活,它就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专业技术问题了,而是一个社会价值问题甚至是社会伦理问题,我们这些享用专业技术带来好处的普通百姓,同时也有资格规避同一专业技术可能带来的隐患和风险,有权要求相关专业技术人员和政府监管部门把其中的风险讲清楚。即便这些隐患和风险只是“可能”,我们也需要专家和官员尽力给出一个“不可能”或者“没有”的确切结论,除非我们已经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如同我们生病以后必须选择那些明确标有各种副作用的药物一样。

我们的主粮问题现在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或者说我们的主粮安全很快就会到这个地步吗?

第12届中国国家安全论坛上袁隆平院士的主题报告,使我们确信还没有到这个地步。从目前来看,传统的育种方式,特别是杂交育种方式,还是可以解决中国人基本口粮的,是可以保证中国粮食安全的。

因此,在转基因技术的价值隐患和价值风险没有排除之前,特别是在这类隐患和风险可能高于其带来的好处时,我们的专家和官员都应该对此持更为谨慎的态度,而不应只从专业技术角度特别是个人名利立场出发来盲目推广,起码应该在应用和推广时做到“明确告知”,并且要建立起相应的法律法规体系,特别是保证能够监管到位。如果这些都还没有做到,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员不仅会提出一个“可能”,而且作为消费者更有权提出十个“可能”、百个“可能”。

无论是从国民生命安全来看,还是从国家安全高度来说,我们通过与有关部门联系,到湖南通道县专门了解“黄金玉米案”的一些情况,特别是李文良教授在以“粮食与国家安全”为主题的第12届中国国家安全论坛上将调查结果和自己的忧虑勇敢地报告出来,提出“部分种子可能含有转基因成分”的质疑,都是一种利国利民利自己利子孙的做法。与此相反,“暂时并未检测出转基因成分”的回答,则是需要通过更深入的专业检测和行政工作来进一步确切化的,而不应该到了明年、后年还是这个“暂未检出”。

我们虽然不是转基因领域的专家,但专家们这些年的科普还是使我们对基因鉴定技术的成就和专家们的专业能力抱有充分信心的。如果由于技术力量和行政力量不足,一时难以就此给出一个确切答案,那么它也应该把这样一个影响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上报中央政府,由中央政府农业部门进行更高层次的专业检测和调查。若想取信于民,还可以邀请包括像崔永元先生、彭光谦将军、李文良教授这样一些从不同角度关心转基因主粮安全的人士参加调查。我们相信,只要农业部门和相关专家认真对待,必定能够给国民一个确切的答案,而不会永远停留在连民间的“可能”都不如的“暂未”水平上。(刘跃进)

盐城职业装定做

巴彦淖尔西服定制

固原制作工作服

德州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