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中要注意破解虹吸效应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9:44 阅读: 来源:领针厂家

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中要注意破解“虹吸效应”

因为,从制度安排的维度分析,“京津”对河北虹吸“效应”的形成有着深厚的体制机制基础,如果这个体制机制基础不改变,虹吸效应还有可能继续产生,从这一意义上说,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中“破解”虹吸效应需要深化改革助力,用改革为协同发展提供更强大的势能动能。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和重大国家战略。2015年3月23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审议研究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共中央政治局2015年4月30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2015年7月,京津冀三地相继通过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意见。这项由党中央、国务院顶层设计全力推进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一旦落地,势必成为一项具有里程碑式的世纪工程。

上溯历史,由于京津冀地缘相接、人缘相亲,地域一体、文化一脉,历史渊源深厚、交往半径相宜,三地发展有着不解之缘,历史上曾同属直隶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属于一个经济区域,在中国近代史上扮演过极其重要的角色。如今,党中央高瞻远瞩作出重大决策,力推京津冀协同发展,已开启了21世纪京津冀发展的新时代。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了京津冀三地的具体功能定位:北京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天津为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和改革先行示范区;河北为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然而我们必须深刻地认识到,为了更好地充分发挥各自优势,中央顶层设计的三地具体功能定位突出强调三地错位发展,但本质上却体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一个深化融合发展的战略布局。这对历史上长期落后于京津发展的河北来说,是“天赐良机”。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河北要紧紧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重大历史机遇,乘势而上、顺势而为,除了靠自身的奋发努力外,还必须破解历史上京津对河北的“虹吸效应”。

反观建国以来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实践,京津对河北的“虹吸效应”存在已久,且“虹吸效应”太强。由于历史和行政的种种原因,北京凭借首都的区位优势,天津则以中央直辖市的特殊身份,不同程度吸引了河北资源,加之河北发展落后,河北资源向北京、天津单向流动的问题就更加突出,长此以往,导致了京津冀三地之间差异越来越大,减缓了河北发展。据有关统计资料分析证明:2014年,河北人均GDP仅为北京的40%和天津的38%,人均财政收入分别只有北京、天津的1/6和1/5,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北京的55%和50%,分别为天津的77%和60%。社会发展差距则更大,辖区内没有一所“211工程”高校,2014年每千人口拥有医疗机构床位数和职业医师数分别约为北京的1/3和2/3,平均受教育年限比京津落后2-3年。尤为突出的是:目前河北仍有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39个,大部分属于革命老区,其中环首都贫困县9个。如果把这样的数据差异放到国际坐标系上考察,这种区域发展差距如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距一样。在我国,面对一个地缘相接的区域之间存在如此大的发展差距现实,实在不得不令人反思。综上所述,要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缩小河北与京津的差距,破解京津对河北的“虹吸效应”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要求把河北建设成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这是中央政府赋予河北的一大历史重任,直接关联京津两地功能定位的发挥。由于河北经济发展落后,目前尚处于工业化发展的中期阶段,传统产业比重高,环境治理、产业转型升级和扶贫开发的压力远远高于京津两地,在京津冀的整体格局中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要充分发挥河北的功能定位,仅靠河北自身的努力是难以实现的,率先发展的京津两地需要顾全大局,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中增强抑制“虹吸效应”的自觉性、主动性、创造性。携手相助,把京津对河北的“虹吸效应”,转变成为发展的“溢出效应”和“扩散效应”,产业转移逐渐从“梯度”向“平行”转变,一些高端产业也逐步向河北转移,促进河北产业转型升级和节能减排,提升河北自我发展能力。鉴于目前河北贫困面大的情况,京津应采取切实措施对河北贫困县的结对援助,逐步缩小河北与京津两地的发展差距,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试想,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全局中,如果河北经济发展落后的格局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目标、任务无法实现。由此可见,抑制“虹吸效应”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必然要求,切忌再延续或进一步加剧“虹吸效应”了。

我们应当理性地认识到,虽然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利于减少历史上京津对河北的“虹吸效应”,但不会由此就自然减少京津对河北的“虹吸效应”。因为,从制度安排的维度分析,京津对河北“虹吸效应”的形成有着深厚的体制机制基础,如果这个体制机制基础不改变,“虹吸效应”还有可能继续产生,从这一意义上说,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中破解“虹吸效应”需要深化改革助力,用改革为协同发展提供更强大的势能、动能。通过加大全面深化改革的力度,打破阻碍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体制机制藩篱,彻底打破行政壁垒,构建有利于京津冀整体利益增长的决策沟通和配合机制,尽快制定、出台有利于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揽子协同政策。

从逻辑上分析,必须先有协同发展的政策,然后才会有协同发展的行动,最后实现标准的协同乃至一体化发展。当前最迫切、最重要的是有待中央顶层设计、中央部委权威机构协调,来积极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在京津冀区域范围内实行统一的财政税收政策,先行先试,探索出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互补型财政机制。唯有这样,才能破解“虹吸效应”,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财税体制改革涉及方方面面利益集团,阻力较大,是改革深水区中的一道险滩难题,但我们一定有勇气和恒心去破解这道难题。破解难题的过程就是实现创新发展的过程,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是区域创新发展,积极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是要求人们不断增强体制机制、政策、科技、社会事业等方方面面的创新意识,由此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创新实际行动。我们有理由坚信:展望未来,只要我们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善于协同创新、勇于实践,京津冀协同发展必将创造出区域创新发展的奇迹。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