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4章明朝抗倭海防建设2-【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31:15 阅读: 来源:领针厂家

严格保甲制度,搜捕勾结倭寇的人。这些措施的实行,迅速收到了成效。朱纨在《阅视海防事》中说:“旬月之间,虽月港、云霄(今属福建)、诏安(今属福 建)、梅岭(在今福建诏安东南)等处,素称难制,俱就约束。府县各官,交口称便,虽知县林松先慢其令,亦称今日躬行,大有所得。”

整顿军队

到了嘉靖中后期,中国沿海各水寨、港澳、巡检司,原有的舰船都破损严重,数量也锐减。

朱纨看到这种情况,首先命令各寨澳清查数字,修复破损舰船。福建铜山等水寨原来有的舰船大部分已经不存在了,尚存的也不能出海作战了,而经过整顿之后, 铜山水寨能出海的船10只,玄钟澳5只,浯屿寨15只,南日山4只,小埕7只,烽火门13只,各寨在修的还共有25只。

其次,朱纨派 人收买了能远洋航行的违式双桅大船,当做军舰用。在“革渡船”过程中,大最装有走私货物的通倭船只被查禁,但有的装的是非走私物资,因为它为违式双桅船 只,也被查禁,数量多,涉及的船户广,不能一一惩治。于是朱纨决定暂时不问窝主的罪,而是根据他们船只的情况,进行估价,然后由官方进行收买,给予官银, 分给急缺战哨官船寨澳、巡司,编号公用。如漳州府就先后收买了玄钟澳船户大船25只,准备买的有六鳌(在今福建漳浦东)船户的15只,海沧(在今福建澄海 东北)的9只,月港的1只。有的则对这些违禁船只暂时征用,然后采取估价收买的办法。如拨给镇海卫(在今福建龙海东南)9艘违禁船,出海巡逻,攻打倭寇的 战船,事后再作价收买。由于朱纨采取了这些措施,使福建沿海的舰船充足,甚至有余。

再次,募乡兵,募兵船,加强海防。鉴于沿海卫所军 队孱弱,对舰船不够爱护,而且沿海寨澳的军队不可用,必须募乡兵,寨澳的战船也不可用,而必须募民船,朱纨下令对那些违禁的船只不予没收,由官方予低价收 买编号,船只的保养、驾驶由原来的船主负责,派将官督领,禁绝他们非法走私及与倭寇勾结,平时分成三班,一班值勤出海巡逻,两班在附近从事生产活动,遇有 紧急情况,全部听官军调动出战。这样既可免除官军平时保养不善,船只破损的弊病,又有熟练人员驾驶船舰,便于对敌作战。

第四,购买广 东大船,作为旗舰,以壮军威。广东东莞的乌尾船以铁犁木制造,板厚7寸,长10丈,阔3丈余。这种木造的船硬如铁,只要触及它没有不碎的,冲到它身上没有 不破坏的,这种船远可以用六七十年,最少也能用50年。这种木制造的船只,坚可以经久,大可以壮威,冲击必胜,有力地加强了沿海的防卫。但是由于朱纨不久 后被诬陷革职,没有完全得到执行。

调整、添置防御设施

朱纨不仅注意添置战舰,加强海上防御,对沿海岸上防御也十 分重视。凡防御疏漏的地方,该添置寨所的加以添置,该调整防务的加以调整,以使倭寇即使在海上不被歼灭,也难登岸劫掠地方。如福建宁州的防卫原有沙埕(在 今福建鼎东南)、烽火门、官井洋(在今福建宁德东三都澳内)等内寨。官井洋有一处为淡水,倭寇远渡大海之后,往往在这里取水,但官井洋的防守军渐渐内移, 遂使敌人逐渐深入,流劫地方。为防止倭寇劫掠,地官员详细勘察,决定在离官井洋10里的大箬头建立水寨。这样就可防止倭寇进入官井洋,保卫他们附近的安 全。随之附近寨所的兵力也加以调整,使整个福宁州的防卫有所加强。

部署官军

朱纨还周密地部署兵力,严守沿海,防 止敌人劫掠。他命令福建都指挥卢镗率领福宁州,扼守福建北部;海道副使柯乔以福清兵驻漳州,以遏倭寇南下人广之路;副使翁学渊驻福宁州、佥事余驻泉州;备 倭黎秀驻金门所(在今福建金门岛上);把总孙敖驻流江(在今福建福鼎东南),各分信地,水陆截捕,防范严密。

正确处理同日本的“勘合”贸易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六月,日本贡使周良率领船4只,共600人来到中国进行“勘合”贸易。日本的这种举动,不仅违背了10年一贡的期限,人数也大大超过了要求。

对此能否正确处理,将关系到沿海地区的安全,朱纨心里明白,早在嘉靖二年(1523年)“争贡之役”时已经有明验。朱纨深知此事的重要性,进行了正确的处理:

第一,在进攻双屿之前,将贡使暂留宁波住所居住,使他们不得出外劫掠,待到贡朝,再送京城;

第二,对超过的人数,略加赏赐,选择风顺时日令他们回国,防止他们骚扰沿海;

第三,正确处理奸民的挑拨,当日本贡使进入住所后,有人投书,散布朱纨要杀贡使的流言,妄图激起日本贡使。

朱纨妥善处理了这件事,严加防备,使日本贡使始终没有启衅。

朱纨的确是一个勇于任事的官员,他在任职的短短时间内,尽管自己的前途未卜,但他依然顽强整饬海防,既防止奸民同倭寇勾结,又维护传统的中日往来。既加 强沿海的水军建设,又注意沿海岸上的布防,防守严密,使沿海防务迅速得到加强。但朱纨这种传统整饬海防的措施,在禁止私人海外贸易这点上已经不合时宜了。 他没有正确区分正常的海外贸易和勾结倭寇劫掠沿海的海盗行径,确实是一种失策,以致最后失败。特别是打下双屿之后,朱纨想在双屿立水寨驻军戍守,一是免除 这里被倭寇再占;二是用于当做内地的屏障。为了部署防守,朱纨还带病登上了双屿岛,认真察看了地形。但魏一恭提出福建兵不愿留守,建议填塞双屿港。由于朱 纨“念济大事以人为心本,论地利以人和为先”(朱纨:《双屿填港工完事》,《明经世文编》卷250),于是同意了魏一恭的建议,命令官兵们聚木采石来填塞 双屿港。

虽然朱纨为整饬海防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但由于他禁止一切私人贸易,打击面过宽,致使把要求正当贸易的商人也赶到了敌人的一 边,扩大了敌对势力。在这种情况下,一切敌对势力都联合起来,采取各种办法对付他、攻击他。双屿之捷后,更是谣言四起,蛊惑人心,动摇了军中士气。当时, 日本贡使周良违期来贡,被朱纨安置在嘉宾馆,但外面却传出了他谋杀抚臣的消息。更为严重的是,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七月,御史周亮和给事中叶镗先后 上书朝廷,说朱纨任巡抚不合适,昏庸的也不分青红皂白,立即改朱纨为巡视,削弱了他的权力。朱纨的厄运并没有就此结束。在嘉靖二十八年(1549 年)的诏安之战后,御史陈九德又上疏朝廷要弹劾朱纨擅杀。这年四月,明廷撤掉了朱纨的一切职务,还迫使他服药而死。曾经跟着朱纨一起打击倭寇有功的柯乔、 卢镗等人也被捕问罪。

2.王*、张经督理海防

王*督理海防

抗倭将领朱纨无辜死后,明朝廷就取消了巡视大臣,决定不再设立,此时朝廷大臣们都不敢再提海禁之事。朝廷这种片面的做法,自然合了沿海的汉奸、窝主的心意,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于是肆无忌惮地勾结倭寇。

嘉靖三十年(1551年)四月,明廷又明令开放海禁。这可让沿海地区的舶主土豪十分高兴,他们更加猖狂地与倭寇勾结了,即使官员们拿他们也没有什么办 法。另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朱纨被罢官后,他整饬的海防随即废弛。《明史》卷250《朱纨传》说:“浙中卫所四十一,战船四百三十九,尺籍尽 耗。纨招福清捕盗船四十余,分布海道,在台州海门卫者十有四,为黄岩外障。副使丁湛尽散遣之,撤备弛禁。”由此可以看出,弛海禁,撤武备,同倭寇勾结的汉 奸肆无忌惮,倭寇对中国沿海的劫掠更加猖獗。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四月,倭寇一路侵略了台州,破黄岩,大肆侵略象山、定海等城 镇,给浙江很大的震动,这一情况立即上报到了明廷。朱厚和朝廷大臣们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如果再不制止将影响到明廷的统治地位。这年七月,朱厚下令,恢 复浙江巡视,并命令巡抚山东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提督军务,巡视浙江(后改巡抚)兼管福兴泉漳地方,并赋予他“便宜调发兵粮,临阵按军法从事”(《明世宗 实录》卷387)等大权。同时,朝廷还设置了分别守浙、直参将各一员,以琼崖参将署都指挥佥事俞大猷和中都留守司指挥佥事汤克宽担任。王*迅速从山东赶到 了浙江,十分正确地重用了俞大猷和汤克宽,并释放了在狱中的尹凤、卢镗。还招募了温州、台州等府的民壮,分别用来补充俞大猷和汤克宽等将领的军队,以加强 沿海防守。

此时,王直已经成了勾结倭寇的中国头号汉奸。嘉靖三十二年(

1553年)三月,王直勾结倭寇大举进犯中国沿海,打到了浙东南,江南北,中国沿海数千里的地方同时告警。四月,倭寇侵犯到太仓,破上海,掠江阴,攻乍浦。八月,倭寇又抢劫了金山,侵犯了崇明及常熟、嘉定地区。

面对这种情况,王*督帅各将官严加防守:

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三月,俞大猷、汤克宽获得普陀山大捷;

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四月,汤克宽破侵犯温台宁绍地区的倭寇,卢镗斩除勾结倭寇的头目肖显,俞大猷打退了占领昌国卫的敌人;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正月,倭寇自太仓掠夺苏州,攻占松江,复趋江北,进犯通州和泰兴;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四月,倭寇攻陷了嘉善,破了崇明,再次进犯苏州,入崇德县;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六月,倭寇由吴江掠夺嘉兴后,屯驻在柘林。

即使王*用心良苦,督帅各将官严加防守,并进行了一系列的战斗,但始终不能阻止倭寇的进犯。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六月,明廷对王*的表现不满,于是将他调任大同巡抚,而由原徐州兵备副使李天宠为右佥都御史代替他的职务。

张经督理海防

其实在王*调离之前,由于倭寇逼近南京,形势日急。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五月,朝廷大臣们就开始议论此事,有人主张由广西、湖南的狼土兵助攻倭 寇。而张经曾任两广总督,能指挥狼兵、土兵,就推荐他任总督,总督沿海军务。同时,大臣们还建立调山东水陆兵6000人赴扬州抗倭。朱厚同意了大臣们的 意见,下令说:“不妨原务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南直隶、浙江、山东、两广、福建等处军务,一应兵食俱听其便宜处分,临阵之际,不用命者,武官都指挥以 下,文官五品以下,许以军法从事。”(《明世宗实录》卷410)十月,明廷再次下任命状,改张经为右都御史兼兵部侍郎,专门总督军务。于是,明廷就在东南 沿海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军政机构。

早在任职之前,张经就提出要沿海“各处巡抚,严督所属,预集兵舡,以守要害;追补纳料军士,以实行 伍;清理积岁料银,以造战舡”(《明世宗实录》卷410)等一系列加强海防的办法。张经任职之后,把这个办法进一步发展完善,他提出了六点措施:(一)查 复备倭旧政,特别要拘捕逃军,充实军伍。(二)总会水战兵船,各分信地,互相支援。每总兵船以一半为游兵,一半为守兵。(三)编立本地主兵。张经认为,吴 浙等地的耆民、沙民、盐徒、矿徒类都可以用。每个县在200里以上者编兵300名;200里以下的,编兵200名。(四)增设海防将领,苏松各增设海防同 知一员,福山港(在今江苏常熟东北)、青村所各增设把总一员,加强海防。(五)设置游兵,招募徐邳骁勇1500名,派官率领,沿河哨护。(六)修建城池, 制定赏罚条令等。张经所提出的这些措施,加强了海防,有利于剿灭倭寇。

张经任职之后,一方面采取上述措施加强海防,另一方面鉴于当时卫所军队的怯弱的弱点,为救急起见,决定调外地尚有战斗力的狼兵、土兵等来东南沿海,抗击倭寇的入侵。

明朝抗倭军队中,除政府直辖的卫所军队之外,各地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的土司也拥有自己的军队。这些军队各有所长,有的不隶军籍,但明廷在必要时可以调遣 使用,支以粮饷。如,河南嵩县毛葫芦兵,嵩县、卢氏、灵宝、永宁的矿兵(又称角脑兵、打手),山东有长竿手,徐州有箭手,井陉有蚂螂手沿海地区则有盐兵, 还有少林、五台、伏牛的僧兵,湖广永顺、保靖的土兵,广西东兰、那地、南丹、归顺的狼兵等。

在使用狼兵上,张经具有很优越的条件,他任两广总督的时候,经常调用广西的狼兵,湖广的土兵,广东东莞打手等。

狼兵

狼兵是指广西等地的兵,但真正的狼兵并不多,真正的狼兵是土司亲自部署的,一般的狼兵不过是柳州等地的游民与广州新会等地的打手组合起来的。狼兵素称强 悍,能以少胜多,十有八九能取得胜利。那么为何狼兵比明朝正规军还厉害呢?有3个方面的原因:(一)狼兵任命的将领较强,《筹海图编》卷11《慎募调?客 兵附录》说:“将千人者得以军令临百人之将,将百人者得以军令临十分之将。”(二)临阵互相救援,只要有一个狼兵与敌人战斗,他左右的狼兵则会左右呼而夹 击,而一伍都会争相来救这个人;要是一伍狼兵与敌人战斗,这一伍左右的伍都会来夹击敌人,而整个队伍都会来救援。(三)战场赏罚纪律严格。要是一个狼兵与 敌人战斗,而左右的战友没有来救援夹击敌人,那这一伍都会被斩;要是一伍与敌人战斗,而左右伍没有来救援夹击敌人,则会将这支队伍斩杀;狼兵中不听命令的 斩,战场上退缩的斩,走的斩,害怕的斩,敌人冲过来乱了战法的也斩,敌人即使败走,并且留下金帛遗地或争取而不追的人也将被斩。要是在战场上没有受到上 赏,但当临敌能跃马向前冲,因而摧敌破阵,虽然不能获级而能夺敌人士气的,同样受上赏等。正因为如此,当时人们称狼兵是一支可以死但不可以败的军队。狼兵 中的岑氏兵编制也有自己的特点,它7人为伍,每伍里面的人都相依为命,4人主击刺,3人主割首级和负责保护击刺者。要是在战斗中所获首级之功,7个人共同 分享。

土兵

土兵是指永顺、保靖州二宣慰使司的兵。其中以永顺兵更强悍一些。这些土兵的组织编制和卫所的军队不 同。他们1司24旗,1旗23人,24旗共552人。旗是其中最小的战斗单位。战斗队形也与卫所军不同。他们每旗1人居前,其次3人横列为第二层,再次5 人横列为第三次,再其次7人横列为第四层,剩下的7人横列为第五层。整个队形成锥形的梯次排列。战斗时,如果第一人失败,第二层居中的人替补,两翼跟上; 第二层失败,第三层替补,并依此类推。只有5层都失败了,才算是失败。士兵都要经过严格的挑选,纪律比较严格。战斗中只许击刺,不准割取首级,违者与退缩 者同样问斩。

当时,山东有长竿手,他们以习长竿著名。但张经任职之前明廷决定调的山东兵都是些无赖之徒,并且带领这支军队的李逢时、许国又都是世胄子弟,不懂兵法,开始的时候还小有胜利,但后来接连失败,到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十二月被遣回原地。

说到土兵就不能不提到孕育土兵的永顺土司和保靖土司,由于土兵不仅抗倭有功,而且是当时明廷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所以备受朝廷关注,《明史》也大书特书,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记载。

永顺土司

永顺,是汉朝的武陵、的辰州、的溪州之地。初年,此地称之为永顺州,嘉*中年时,溪州刺史彭仕羲叛乱,朝廷派大军压境,彭仕羲投降。熙宁中年,该地修筑了溪州城,皇帝给此城赐名为会溪。时,彭石潜将该地私自改为永顺等处军民安抚司。

洪武五年(1372年),永顺宣慰使汪伦和堂崖安抚使月直派人送缴了伪夏王朝给他们颁发的印章,皇帝下诏给他们赏赐有花纹的绮衣。于是,便在此设置了永 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隶属于湖广都指挥使司。永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统领3个州,分别是:南谓、施溶、上溪;统领6个长官司,分别是:腊惹峒、麦著黄峒、驴 迟峒、施溶溪、白崖峒、田家峒。洪武九年(1376年),永顺宣慰彭添保派其弟弟彭义保等向朝廷进献马匹和土产,皇上按他们的等级各赏赐给他们不同的衣服 和钱币。从此以后,他们每3年进贡一次。永顺土司的军队有严明的纪律,战斗力甚至超过明正规军,他们听从朝廷调遣,参加作战,因此土兵也能屡屡受到奖励。 但由于他们的独立性质,经常互相仇杀,甚至酿成战争。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冬天,明廷征调永顺土兵到苏州、松江两地协助剿灭倭 寇。第二年,永顺宣慰彭翼南带兵3000人,辞官在家的宣慰彭明辅带兵2000人,都到松江会合。此时,保靖的军队在石塘湾打败倭寇,永顺的军队则出来拦 击,倭寇的首领逃到了王江泾,所以全都溃散了。这次战斗,保靖的军队功劳最大,永顺的军队次之,皇帝降旨奖励,各给他们赏赐银币,还给彭翼南赐三品官的服 装。

在此之前,永顺的土兵进剿新场的倭寇,倭寇故意不出战,保靖的土兵被倭寇所诱急忙冲了进去,永顺的土官田丰等人也争相进入,结果 被倭寇包围,都战死了。有人说那是督抚大臣的战略战术不得当,致使永顺的军队再战再败。等到王江泾之战,保靖的土兵与永顺的土兵形成掎角之势进攻敌人,便 说这是东南地区的第一战功。此时,求功的人正得奖赏,于是彭翼南被授以昭毅将军,之后,又升任右参政管宣慰事,与彭明辅一起都得到皇帝赏赐的银币。保靖、 永顺两个宣慰带兵打败倭寇后,其土兵开始骄横起来,对所经过的地方都施行抢劫,沿江上下地区的百姓都受其害。御史请求追究他们的罪,兵部讨论认为这些土兵 新近立有功劳,若急急地对他们加以惩罚,会丧失边远地区百姓的人心,不妨以责令约束他们就行了。并命令浙江、直隶必须加紧训练乡勇,以后不得轻易征调土 兵。

后来,由于永顺土兵进献和远征有功,其首领多次受到皇帝的奖赏。

保靖土司

保靖,唐 朝时称为溪州,宋朝时在此设置了保靖州,元朝称为保靖州安抚司。明太祖刚起兵时,保靖的安抚使彭世雄率领属下归附明太祖,明太祖便任命他仍为保靖安抚使。 洪武元年(1368年),保靖安抚使彭万里派儿子彭德胜奉表向朝廷进献马匹和土产,皇帝下诏把安抚司升为保靖宣慰司,任命彭万里为宣慰司长官,隶属于湖广 都指挥使司。从此,他们就按制度向朝廷进贡。

与永顺土司的军队一样,保靖土司的军队也有严明的纪律,战斗力十分强,他们听从朝廷调 遣,参加作战,因此保靖土兵也能屡屡受到奖励。但由于他们的独立性质,经常互相仇杀,甚至酿成战争。为了安定这支极具杀伤力的土兵,朝廷也采取了招抚的办 法,经常对其首领封官加爵。要是有战功的时候,朝廷有时会免除粮食的征收任务。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皇帝下诏征调宣慰彭荩臣 带领部下土兵3000人奔赴苏州、松江讨伐倭寇。第二年,他们在石塘湾与倭寇相遇,经过大战,打败了倭寇。倭寇往北跑到平望,各军尾随倭寇到达王江泾,又 大败倭寇。在记录功绩时,朝廷认为保靖的军队功劳最大,皇帝便给彭荩臣赏赐银币和三品官的服装,让他带兵再打击倭寇。在此之前,都司李经率领保靖的土兵追 击倭寇,到达新场时,倭寇2000人埋伏在里面不出来,保靖的土兵头目彭翅带兵去侦察,中了埋伏,彭翅和其部下全部战死。皇帝便赠给彭翅一个官衔和一副棺 木殓尸。等到王江泾大捷时,朝廷便封彭荩臣为昭毅将军。不久,皇帝答应了胡宗宪的请求,又征调保靖土兵6000人到总督的军队中听令。后来在叙赵文华、胡 宗宪的功劳时,又加封彭荩臣为右参政,管理宣慰司的事务,并给他赏赐银币。

四十七年(1619年),朝廷又征调保靖的土兵 5000人,命令宣慰彭象乾亲自率领去援救辽阳。第二年,加封彭象乾为指挥使。彭象乾至涿州时生病,到半夜时他的土兵逃散了3000多人。有关大臣将此事 上报朝廷,皇帝降圣旨严厉责备带兵的主将,并让监军到沿路招抚这些土兵。后来,彭象乾病重不能行动,就派其儿子、侄子带领亲信兵马出关,与敌人在浑河战 斗,结果全军覆没。天启二年(1622年),皇上升彭象乾为都督佥事,给彭象周、彭绲、彭天佑各赠送都司佥书的官衔。因为浑河一战,彭象乾家人全都战死, 其对朝廷的义节忠烈在各土司中是占第一位的。

狼兵、土兵虽然强悍,开始时纪律也还好,但到后期弱点和弊病都暴露出来了。第一,难以驾 驭。狼兵、土兵向来敬服张经。后来张经一死,变得难以驾驭了,他们既不肯受到约束,又不肯出死力杀倭寇。第二,相互矛盾。狼兵内部不和,狼兵、土兵互相争 功,司兵与山东兵私斗,邳兵与僧兵不能一致作战。矛盾重重,自相消耗。第三,军纪较差,骚扰百姓。一般情况是这样的,倭寇在前面掠夺老百姓,后面狼兵、土 兵也跟着掠夺。他们白天抢劫,晚上则奸淫妇女。当时有“宁遇倭贼,毋遇客兵;遇倭犹可避,遇兵不得生”(郑若曾:《筹海图编》卷11《慎募调》“兵部尚书 张时彻又云”条),以及“贼为梳,兵为篦”(《戚少保年谱耆编》卷1附录《征兵考实》)等民谣。第四,客兵久居沿海对明朝统治不利,而倭寇年年入侵,调客 兵不是长远之计。因此当时有人认为,调客兵是有害而无益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虽然胡宗宪调客兵20万,但倭寇依然未被剿灭。

3.募兵制的发展

嘉靖中后期,除了卫所军和调客兵抗击倭寇外,还有练乡兵也是抗倭军队的一部分。

练乡兵早已有了。弘治七年(1494年)立佥民壮法。七八百里以上的州县,里佥2人;500里,3人;300里,4人;百里以上,5人。嘉靖元年(

1522年),明廷规定江南机兵,每州县多不过一二百名,农忙的时候,如果没有紧急军情,就在家务农。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明廷又规定,苏、松、 常、镇4府所属州县200里以上的编主兵300名,200里以下的200名。乡兵在抗倭战争中曾多次有效打击倭寇,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便乡兵只能保卫地 方,而不能远调他处同倭寇作战,因而注定了他们不能成为抗倭的主力军。

在卫所军队不能抗倭,调客兵、练乡兵不能有效地抵御倭寇入侵的情况之下,募士兵就引起了人们的重视,也随着客观形势的发展,把募士兵推向了历史的舞台。

募兵制是以雇佣方式招募人员补充军队的一种制度。

明朝的募兵制开始于正统年间,但没有定制。正统二年(1437年),陕西曾募军余、民壮4200人,每人给布2匹,月粮4斗,使他们卫戍边疆。在正统末 年和景泰初年,也曾募兖州、泽州以及直隶、山东、山西、河南等地民壮为兵,抵御瓦剌的内犯。成化二年(1466年)再募兵守紫荆、倒马二关。但这些募兵无 论就其人数和规模来讲,都不能与嘉靖年间相比,而且都是暂时的,没有成为制度。

嘉靖年间,募兵制逐渐被推行。嘉靖二年(1523 年),陕西甘凉招募士兵,并规定了从百户到都指挥同知招募一定数额后的升奖办法。嘉靖十八年(1539年),大同募兵3000名。嘉靖三十一年(1552 年),山西募兵3000名。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蓟镇募兵1.5万。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明廷又下令军官自募家丁。这些都在北方。

在东南沿海,为了抗击倭寇,也广为招募。嘉靖三十二年(1563年)六月,巡抚应天都御史彭黯、巡按御史陶承学请求调客兵抵御倭寇,兵部一方面允许调处 州坑兵;另一方面,要他们根据情况招募滨海郡县的义勇乡夫,分布防御。如南京兵部尚书张鏖募健儿组成振武营,总督漕运的副都御史郑晓招募盐徒骁勇的人为 兵,武举朱先招募海滨盐徒为一支军队,太学生乔堂及其父亲乔晟招募勇士数千人,盛时际招募200名,潘元孝募兵300人,闵电亦募兵数百,保卫大江南北。 当时大江南北募盐徒、灶勇抵御倭寇相当普遍。这些盐徒、灶勇勇敢善战,对保卫大江南北曾起了不小的作用,而在这些军队中,起作用最大的要算谭纶、等 人所招募的军队。

在谭纶任南京兵部武库署郎中事的第二年,年仅33岁的谭纶就提出募兵500名抗击倭寇的建议。嘉靖三十四年 (1555年)八月,谭纶升任浙江按察司副使,负责海道工作。他选募的兵士要求相当高,不仅要年少,还要力强,并能举200斤以上,他共选募了千余人,进 行严格的训练。谭纶教他们荆楚剑法和方圆行阵。几个月后,军士们都非常高兴,因为他们的军事素质有了质的飞跃。不管是年少的还是年纪稍大的都能出入击刺, 都恨不得倭寇立即到来,与他们一决高低,军队士气高昂。谭纶把这支军队练成了一支“进止先后有节,厉诛信赏,部士皆欲争命效死”(欧阳祖经:《谭襄敏公年 谱》)的军队,特别能战斗。

戚继光是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提出募兵训练的主张的。这年九月,他去义乌(今属浙江)招募新兵。具 有爱国思想的义乌矿工和农民以陈大成、王如龙等人为首,踊跃应募,戚继光很快就募得了4000余人。对这支招募来的军队,戚继光严格训练,很快就让他们成 为一支精兵。后来戚继光又几次募兵。这支军队在东南抗倭战争中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谭纶、戚继光等人的募兵成功之处在于:

第一,精选所募的人。正如戚继光在《纪效新书》中所说:“兵之贵选,尚矣。……天下一家,边腹之变,将有章程,兵有额数,饷有限给,其法唯有精。”选择那些勇于战斗、强劲有力的人,选那些矿工和农民,不要游手好闲的无赖。

第二,戚继光的募兵还与当地的地方官相配合,义乌知县赵大河参与招募,后来并随军监督,有利于克服逃亡的弊端。

第三,募兵之后,组织严密,精加训练,所以特别有战斗力。

但是,当时也有许多募兵是不成功的。这主要是因为募兵不注意成分,募后有些部队又没有严格训练,使得所募的军士,军纪很差,骚扰地方,不听指挥,没有战斗力。

募兵和卫所兵不同。首先,募兵不是世袭,而是招募;不是祖祖辈辈当军卒,而是个人当兵并且可以退役。其次,募兵不像卫所军驻守一地,而是活动于较广的地 区。第三,募兵不像卫所军平是训练和战时指挥的将领不同,募兵之官即指挥作战之将,所以将兵互相了解。第四,募兵的军饷来自政府的税收,而不像卫所军那样 来自屯田之粮。这样,募兵所组成的军队完全脱离了明初的寓兵于农,成了专职的常备军,成为机动之师,可以东征西讨。

募兵也与民壮不同。民壮是由地方按里数多少或民户壮丁多少征集的。平时定期训练,调发则给行粮,事完回家。民壮是地方兵,负责地方警卫,不征调远出。

到了嘉靖后期,募兵基本成为一种制度而固定下来。这种制度,第一,使将官真正成为军队的主宰。这一方面可兵将相识,有利于作战;另一方面,将官可以拥兵 自重,把军队作为自己的私人势力。其次,这一变化,加重了民众的军饷负担。军费开支在明政府的财政支出的比重越来越大,百姓的负担也越来越重。后来随着募 兵越来越多,其弊端也越加明显,将领拥兵自重,士兵也动辄哗变,直到明朝灭亡。

募兵制的发展使明军的编制体制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编制体制的变化更加有利于御敌于海洋,这使整个海上抗倭力量有所加强。

4.沿海划区防守和加强防务

在朱纨和张经督理海防后,由于倭寇仍旧出没中国沿海,明廷针对卫所军的破坏和新的军队编制体制的出现打破了过去卫所的防御区划,形成了新的防御区域,在沿海各地区设置了新的防守官员,各负其责。

广东地区。明廷在广东地区把沿海地区分成三路:东路为惠潮,中路为广州,西路为高雷廉。由于东路防倭最重,所以在这里设有潮州总兵官,整饬惠潮兵备佥事,惠潮参将。中路和西路设有整饬高肇兵备佥事,整饬雷廉兵备佥事和高肇韶广参将,各负其责。

福建地区。明廷在福建地区设三路、五寨。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根据都御史王询请求,分福宁州、兴化府为一路,置参将,驻福宁,防守自流江(今福 建福鼎)至南日山(今福建莆田东南南日岛);漳州府、泉州府为一路,设置参将,驻诏安(今属福建),防守自南日山至走马溪(在今福建诏安东南海滨)安边 馆;福州界于南北之间,也设置参将,统称三路。嘉靖四十二年(

1563年)十月,根据福建巡抚谭纶的建设,改三参将为守备,恢复五水 寨。五水寨即福宁的烽火门,福州的小埕澳,兴化的南日山,泉州的浯屿,漳州的西门澳(也叫铜山)。烽火门、南日、浯屿三寨,是洪武十九年(1386年)设 置的,景泰三年(1452年)增设小埕和铜山。由于承平日久,逐渐废弛。后来,谭纶建议恢复五寨,每寨设兵船40只,兵1.3万,各以把总领之;以烽火 门、南日、浯屿为正兵,铜山、小埕为游兵。每一水寨都有自己的防区,互相配合,防守整个福建沿海海域,北与浙江、南与广东相联络。敌人少的话,各寨自行战 斗歼灭敌人;敌人多的时候,则几个寨的兵力合起来共同歼灭敌人,并设总兵官统辖福、兴、漳、泉、延、建、邵武、福宁、金、温九府一州。福建由总兵官统辖三 路五寨,构成了对沿海的较为严密的防守。

浙江地区。明廷在浙江地区设四参六总,以金乡、盘石二卫为一总,设把总一员,隶属于温处参 将;以松门、海门二卫为一总,设把总一员,隶属于台金严参将;以昌国卫及钱仓、爵溪等千户所为一总,观海、临山二卫为一总,定海卫大嵩等所为一总,各设把 总一员,隶于宁绍参将;以海宁卫为一总,设把总一员,隶属于杭嘉湖参将;将设置总兵官统辖。各参将和各总负责一定的地(海)域,相互配合,防守也较严密。

南直隶地区。明廷在南直隶地区的江南、江北分区设官防守。江南部分设镇守浙直地方总兵官(驻浙江)和协守浙直地方副总兵官(驻金山),下设苏松常镇参 将、游击将军和刘家河、吴淞江、南汇、青村、柘林、川沙、福山、镇江、京口、*山把总。江北部分,设总督漕运总兵官和提督狼山等处副总兵民,下有扬州、盐 城参将,统领兵勇敢游击将军,仪真、掘港守备,大河口、周家桥、东海把总以及狼山水兵把总,管领漕濮民兵把总和管领沂州民兵把总,各分防区,各负其责。

山东地区。明廷在山东设有管领民兵参将,总督登莱沿海兵马备倭都指挥和登州营、文登营、即墨营把总。

辽东地区。明廷在辽东地区设有镇守总兵官,广宁参将、左游击将军以及金、复、海、盖、广宁前屯、广宁右屯等卫备御都指挥。

这种划区防守以东南福建、浙江、南直隶最为严密。这是因为这些地区倭患严重,为适应与倭寇斗争,防守力量也较强。

这种划区防守比过去一卫一所的防区扩大了。联合几卫几所为一防区,设一把总或参将,便于统一指挥,协同对敌。把总、参将所统领的有原来的卫所军,更主要的是招募的民兵,可以在其所辖防区流动作战,便于应付紧急情况,有时也可以远调,协助其他地区作战,机动性较强。

参将之上有总兵官。与参将相配合并负监督之责的有兵备副使、兵备佥事。与总兵配合并负责监督之责的有巡按、巡抚,而这些都统于总督。总督和总兵所辖地区较广,有的是几个地区,有的甚至是几个省,这样就便于协调所辖地区的军事力量,一致对敌,加强了沿海防务的整体性。

明廷在加强沿海防御整体性的同时,沿海防御的层次性也有了加强,形成了多层次的沿海防御体系。

首先,加强了海上防御,形成了海上的多道防线。倭寇侵扰初期,明军舰船破损得不能抵御海上的倭寇。随后,明廷逐步加强了沿海水军建设,招募和建造兵船, 使沿海水军力量大大加强。如在浙江,朱纨被罢官后,本有战舰439只全部没有了。但到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在杭嘉湖区设海盐、澉浦、乍浦三关水 寨,招募苍山、福清等船78只,官兵2000余人。在台金严区,嘉靖四十年(1561年),戚继光建福船、苍山等战船40只,分布于松门、海门。整个浙江 地区调发横江、鸟尾船200余艘,改造福清船400余只,苍沙民船复数百只,超过了朱纨整饬海防时期的舰船数。不仅如此,舰船本身的战斗力也有所提高,主 要是火器的配备大为加强。舰船上所用的火器比例多于陆地,如福船一般配备有大发*1门、大佛郎机6座、碗口铳3座、飞天喷筒10个、鸟嘴铳10支、火砖 100块、火箭300支等,形成了以火器为主的百步以内的武器杀伤系统。使用火器的人数已经占舰船士兵的50%。另外,一支舰队各种型号舰船齐全,其战术 性能不同,相互补充,提高了整体的战斗力。如戚继光的舰队就将福船2只、海沧1只、艨艟2只编组为1哨。这样就使御敌于海洋的能力有很大的提高。

在水军作战能力提高的基础上,实行多层次的海防防御部署。如杭嘉湖区,海宁把总统水兵3支,羊山游哨防区东至徐公、上下川、马迹等洋,南至大羊山、衢山 等洋,西至滩浒,北至小羊山、大小七山、苏州洋;许山哨的防区东至大小七山、苏州洋,南至大洋山、沙塘岙、东狱嘴,西至北渔山,北至白塔港;乍浦总哨东哨 至会山,西哨至海盐、澉浦、海宁。这样这支水军对其防区实行3层防守,远守徐公、马迹,中守大小七山、滩浒,近守港口,并南与定海、临观的水军相会,北与 南直隶的兵船相会,从而构成了对沿海海域紧密配合的多层次防线。

其次,海岸防守更加严密。募兵制的实行,特别是加强了训练,使陆军的 战斗力有很大提高。如兵部左侍郎李遂对军队进行了整顿,严格要求军士,写了他们的姓名籍贯时年体貌,并把牌子系在腰间。经过整顿,军队的建设有了明显的好 转,战斗力大大增强,并多次击败倭寇。谭纶还“立束伍法,自裨将以下节节相制。分数既明,进止齐一,未久既成精锐”(《明史》卷222《谭纶传》)。戚继 光更是练出了让敌人当做老虎的“戚家军”。

在军队战斗力提高的基础上,各守区密切配合,构成了整个沿岸防线。再以杭嘉湖区为例。杭嘉 湖参将管辖陆兵前后左右4个营和水兵1支。前营驻乍浦,汛期东哨至大营盘与南直隶金山驻军会哨,西哨至牛桥与后营会哨。后营驻海盐,汛期东哨至牛桥与前营 会哨,西哨至白马庙与后营官兵会哨,西哨至秦驻山与右营官兵会哨。右营驻澉浦,汛期东哨至秦驻山与左营官兵会哨,西哨至海宁黄湾与海宁所官兵会哨。这样, 就使整个沿海海岸形成了一道各负其责紧密配合的防线。

第三,加强了城镇防守。东南沿海经过100多年倭寇的侵扰,已经没有可以抵御倭 寇的城池可用了。基于这个原因,为了加强防卫,明廷命令各地加强修筑城池,原有城池的加高加厚,无城池的加紧修建,沿海各府县逐渐建立起完固的城池。如浙 江沿海6府35个县,在抗倭战争期间(嘉靖三十一年至三十九年)筑县城20座,修复8座,只有3个县没有城池,而这3个县都靠近内地。沿海府县都有城池, 这样大大加强了海防的固守。倭寇即使登陆之后,将屯兵于坚城之下,不得随意劫掠。

加强海上、海岸和城池的防守,这就构成了对倭寇有层次、有纵深的防御,加强了防御的有效性。

5.戚继光的练兵和“戚家军”

“戚家军”著称于世。戚继光练兵名垂千古。他从明军衰弱、缺乏战斗力和抗倭斗争的实际情况出发,积极进行改革,募组新军,合理编组,严格,创建阵法,明赏峻罚,使他的军队成为了一支能征惯战的精锐部队,为其抗倭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戚家军”的编制

后期募兵制的实行,军队的编制的改变以及军队训练的加强,明显地表现在戚继光的练兵和“戚家军”的建立上。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九月,戚继光 亲自去义乌(今属浙江)招募新兵,那里具有爱国思想的义乌矿工和农民以陈大成、王如龙等人为首,踊跃应募,戚继光很快就募得了4000余人。戚继光对这 4000余人,采取了新的编制。其实这次练兵是戚继光第三次提出练习建议,以前拨给他的3000军士,经过训练,转战各地,取得了不少战果。但由于选兵这 一关并不是戚继光亲自把关,士兵多是市井的油滑之徒,在作战过程中遇到了不少问题。如军纪不严,甚至滥杀无辜冒功;一遇到短兵相接的情况,就害怕不敢上 前,或者临阵脱逃。

编制取决于营阵,营阵决定编制。这是戚继光军队编制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出发点。戚继光根据“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 胜”(《孙子?形篇》)的原则,从倭寇善于格斗和南方水网形的特点出发,创立了鸳鸯阵和一头两翼一尾阵。戚继光在《纪效新书》(18卷本)卷2《紧要操敌 号令简明条款篇》中说鸳鸯阵就是,“二牌平列,狼筅各跟一牌,以防拿牌人后身。长枪每二支各分管一牌一筅……”这就是说,这一阵法前面是2牌手(长牌、藤 牌),跟着的是2狼筅手,再次是4长枪手,最后是2短兵手,另外还有1名队长在最前面。

一头两翼一尾阵是把参战部队分成4个部分:前者为头,为正兵,是主要的进攻部队;头的两翼的部队为奇兵,主要保护头的两侧不受袭击,同时进攻敌人的侧翼;尾是策应的部队(即预备队),随时准备增援头和两翼。

从这样的两个营阵的要求出发,戚继光把他从义乌招募的4000余人编成军。他把最小的战斗单位称做队,即鸳鸯阵,由12人组成,除上述的作战人员外,加 1伙兵。4队为一哨,中间是空的,哨长居中;4哨为一官,中间是空的,鸟铳、火器,哨官居中;每前后左右4哨(官)为一总,把总居在中间。每把总*罗1 名,喇叭1名,号笛1名,鼓4名,锣手1名,摔钹1名。中军台上下营吹鼓手共有38名,医士2名,兽医1名,精占筮者验留,裁缝2名,弓匠2名,箭匠5 名,火药匠10名,大铳手一队30名。

戚家军和卫、千户所、百户所、总旗、小旗的编制不同,主将下辖5营(总),即前、后、左、右、 中营,只有4000余人,每营(总)800余人,每官(大哨)200余人,每哨不足50人,每队12人。这种编制是对明朝军队编制的一次重大改革,改革后 的编制更加适合于对倭寇战斗的需要。

“戚家军”的武器装备

戚家军配备的武器装备也与当时明朝卫所军队不同。据成 化年间定襄郭登《军务疏》中指出,当时“旧例每队五十五人,弓手三十,叉枪手各十,旗枪手三人,各具腰刀一。”而戚家军的1小队12人,除队长和伙兵外, 其余10名战斗员,各配备长牌1个、藤牌1、狼筅2、长枪4、短兵2。长牌手、藤牌手各配腰刀1口,各带蒺藜10串,每串6个,藤牌手还有标枪2支。短兵 手各带火箭6枝。伙兵夹枪棍1根。每小队带拒马6副,布城1堵。每哨(大哨)大铳2门。每铳手装药筒60,铅子120个等。中军还配有大铳、火箭、弓弩、 大刀等武器。

为了充分发挥各种武器的威力,提高军队战斗力,戚继光则会因不同的人不同的条件而使用不同的武器,使人尽其才,器尽其 用,形成最强的战斗力。如长牌的使用没有什么花样,只要有胆气有力气能掩护后面的军队前进就可以,所以戚继光选用年老力大的人使用长牌。而藤牌较小、灵 便,戚继光就选择了年少便捷、手足还没有坚硬的士兵使用。狼筅枝干繁重,戚继光就给年轻力壮老成的人使用。长枪专门用来刺杀的,是一队中的主要杀敌武器, 戚继光就选择30岁左右的精壮好汉使用。短兵比长枪稍短一点,戚继光也选择精悍的士兵使用。伙兵肩负重锅,要生火做饭,戚继光就选择那些老实有力并且甘为 人下的人担任。这样,戚继光把武器和使用武器的人恰当地结合起来,这是使他的军队成为一支精兵的重要前提之一。

戚继光不仅把武器和使 用武器的人恰当地结合起来,而且在这些武器之间互相配合,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这些武器“长短相杂,刺卫兼合”(戚继光:《纪效新书》卷1《束伍 篇》),长以卫短,短以护长。牌、筅属于防御性武器,就设置在队伍的前面,对全队起着保护作用。牌、筅之间也互相防护。4支长枪,每2支各管着1牌1筅, 对牌筅起着较好的防卫作用。短兵则防护着长枪的后身。长枪是进攻性的武器,它前有牌、筅保护,后有短兵防卫,无自身难保之忧,有进取杀敌的志气,这就大大 加强了进攻能力。这种武器配备把进攻和防御紧密结合起来,使善于短兵格斗的倭寇无计可施,确实是戚继光的一个创举,是这位明军杰出军事家军事才干的具体体 现,也是“戚家军”能成为一支精兵的重要前提之一。

魔方西游online

横扫千军

爆破三国九游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