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1:21 阅读: 来源:领针厂家

思诺说时,纤指一伸,锋锐的指尖已抚向晨夕。

脸上传来一阵刺痛,血水簌簌顺着脸颊滴落。

晨夕疼得眉头紧拧,心里直叫苦。

这远古魔好似在跟情郎闹别扭,好死不死居然把她给搭上!她也不晓得,自己怎会长得与远古魔这般相像?莫不是因为那人魂的原因!

想到这,晨夕心中一跳。

已料到,远古魔之所以这般讨厌自己,原是自己占了她的人魂!

晨夕的心都快窜到嗓子眼了,偏偏身躯僵硬的不像她自己的。

“不要思诺!她虽是你,却又不全是你!”远古神终于开了口。

只是他不说还好,一说,晨夕心里的担忧越甚。

哎,妈呀!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能不能说清楚些大神!

不过,没能如她所愿,这位大神好似不喜欢多言。晨夕的心眸间坠入到谷底。

思诺呵呵大笑,那双妖艳瞳仁盈满了嘲讽:“瑾,莫非你已爱上她?”

晨夕还是头回听到这位远古神的名字。

原来他叫瑾!不知为何心口揪痛的紧!

这种感觉让晨夕极为难受,却又道不出个所以。

瑾撇开眸光没看思诺,而是望向远处,淡淡开口道:“只要不乱杀无辜!往后你想怎样,全都依了你!”

“哈哈!你也有后悔的时候!可惜,太迟了!”

思诺眸光一寒,锋锐的指尖从晨夕脸颊移至心口。

晨夕吓得冷汗直落,无奈嗓子干涩,发不出声。

她只觉五根锋锐的指尖瞬间插入心口,滚热的鲜血喷溅而出,跟着身躯一点点被团冰冷的紫气吞噬。

神智开始犯起迷糊,眼皮好似千斤般重,就在她即将阖上那刻,听闻耳边有人唤她:“晨夕,不能睡,为师还等着你回来!”

晨夕攒足劲,睁大眼,隐约地瞧见澜默正站在她对面,只是那身影模糊地如同隔了层纱,让她怎么都触及不到。

嘴角不时逸出一丝轻笑,喃喃唤道:“师……父!”

瑾心闻声,心口一窒,冲着思诺挥出一掌。

然,思诺已占据晨夕的肉躯,行动变得极为敏捷,这一掌,让她避开。她落至一旁,将拽了一地的紫袍往身侧一卷,勾嘴冷笑起:“你居然对她动了情!那她非死不可!来啊,来杀我啊!哈哈!”

周遭响起思诺放肆狂妄的笑声。

如今思诺三魂七魄已齐,六界无人可匹。瑾掩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

可惜,他功力未恢复,要想制服思诺,并无十分把握,可他知道,思诺对他的心思,不由软下语气道:“她不过是借着你的人魂而生,如今你已取回人魂,何必对她赶尽杀绝!”

“她必须得死!”思诺咬牙切齿地,眸底盈满了怒火和失落。

想当年,她可是为了这个男人想弃魔修仙的,可是他对自己做了什么?

他抽了她的三魂七魄,还将她的人魂给了一个小仙,她被困在这些镜子里,身魂不得相聚,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受够了!

如今她已恢复肉躯,这六界中谁能奈她何?

思诺眸里满满是狠绝,紫红的袍服如浪般在她身侧作舞,妖艳嗜血的感觉,让瑾不寒而栗。

她不再是那个天真浪漫的思诺,她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不该对她存有希望,这才下了慈心,留了她的人魂让她转世,没想到就是他这一念之慈,才让她变本加厉,让六界再次陷于水深火热中。

瑾难过地闭上眼!为了她,他这几千万年,没少受过苦,散了魂魄不算,连功力也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

可是他不后悔,他不会放任她不管。

见思诺正在寻找神羽虚镜的出口,素指一伸,一支白玉箫在手,继而放在嘴边幽幽吹起。

箫声悲泣,如泣如诉,听来让人心情沉重,就连周遭的云也飞得极低,一团团地窝在瑾脚下。

思诺捂起耳朵,她讨厌这声音,一如讨厌他这个人。可是这箫声如同穿骨魔音让她举步艰行,她不得不运功闭塞五识,用腹语道:“别逼我!”

瑾没搭理她,依旧吹着玉箫,只是那箫声已转了调,变得钪锵有力,极有震慑力。

思诺觉得自己已被千军万马围困,只等束手就擒。

心中不觉一涩,连连摇头。

她不要再呆在这里,她要出去!

唇瓣一咬,周身魔气翻涌。原本素白的云朵,被沾了魔气后变得绯艳如血。

魔气由思诺身上逸出,一点点向四周蔓延,直至将这方天空完全吞没。

瑾被绯红的云朵包围。那些绯云魔化后杀气之重,一会幻成厉鬼,一会幻化成成百上千的毒蛇……它们围着他打转叫嚣。

瑾完全没将这些放在心上,依旧吹着玉箫,只是功力耗费过大,额上不时沁出冷汗。

思诺见他这样,勾嘴冷笑:“看你还能撑多久!”

裙袍一挥,四周的绯云如同地狱里的烈火,一经点燃,熊熊燃烧着。

瑾的面色越发苍白,嘴角不时逸出一缕鲜血,握着玉箫的素手微微抖颤。

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如今能做的就是将那四大神兽召回,结合诸人之力,将思诺彻底封印。

只是这回,他已不能陪她。

想到这,他睁开眼,望了眼那绯云中一脸怒气的人儿,眸光清冷,却盛满了诀别之意。

思诺纵是不瞧他,也觉心口冷涩的紧。

她太了解他了!

无情无欲,大爱无边!为了众生,宁肯负她一人!好狠绝的男人!

箫声辗转变得清亮悠扬,一个个音符从瑾口中逸出。

那个个音符带着凛烈的浩然正气,原本绯艳的云朵,像是忽然遇到了强硫酸,“噼噼啪啪”炸开一地。

白云重获自由,欢跃地围绕在瑾身边,一层层叠作,直至叠成一个几米高的莲台。

瑾收起玉箫,望着那莲台,脚尖一点,飞入莲台,继而盘腿打坐起。

那莲台在他飞入后,层层白色的莲瓣迅即闭合。

思诺瞧着眼前的这一切,拂袍仰天大笑。疾风拂乱了她的发髻,她也顾忌不上,只盯着那莲台道:“原来你已虚弱成这样!”

---- 作者寄语:快要结局了哈,好吧今天就到此了!弱弱地问,还有人在么,来过的都出来露个脸哈!感谢亲们的支持!

环氧树脂自流坪阳江环氧树脂自流坪地坪厂家供应

弹性环氧胶泥;汾阳堂弹性环氧胶泥、销售热线

穿管钻孔机开口直径与纵深

周口发电机租赁省油静音发电车出租站免费用电咨询

透平油真空滤油机多少钱

不锈钢锚固钉价格U型草皮钉单价

曲靖铝合金防火窗厂家你想要的都在这里

孝感市政穿线CGCT玻璃钢管冬季施工注意事项

吹干粉二氧化硅气相白炭黑批发防结块白炭黑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