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领针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微信遭遇运营商触发未来恐惧是嘛

发布时间:2021-07-13 19:49:16 阅读: 来源:领针厂家
微信遭遇运营商触发未来恐惧是嘛

遭遇运营商 触发未来恐惧

遭遇运营商 触发未来恐惧

--按照既定逻辑发展,会成为移动互联公敌。需要制衡

09:39:40作者:武陵山行者 来源:虎嗅评论:0 点击:

免费时代或将结束 的爆出来,民的怒火瞬间指向电信运营商,后续有腾讯、工信部辟谣以正视听,三大电信运营商保持缄默。但可以肯定的是,该争议这几年内肯定屡有反复,所以有必要把这事捋一捋。

对于运营商而言,这场争议与其说是自身的现实利益受损,还不如说是触发了它们对未来的恐惧。

甭管什么原因,央企这些年都拉了很多仇恨在身,在捋这件事之前,我先说三个原则:不考虑日、韩、欧个别案例的做法,我们绝不照搬西方模式;不考虑电信条例的规定,法律不是技术进步的挡箭牌;不唯创新论,不谈砸场子的颠覆式创新。我们只讲老百姓都懂的道理,这个道理就是 做事的分寸 ,我先从一部电影《黑客帝国》讲起。

特工史密斯之死

《黑客帝国》是一部很老的电影。设计师在矩阵中创造了特工史密斯,Neo和史密斯是方程不平衡所造就的两个极端参数,设计师在赋予人类选择的权利时,也赋予了程序选择的权利。史密斯在追杀Neo的过程中,获得病毒变异的能力,同化掉它所遇到的一切,最后冲破矩阵,进入锡安城,预计失去控制的史密斯最终会毁掉母体(机器人世界),这时机器人恐慌了,答应了Neo以自身性命来换取人类与机器和平共处的交易,机器人借助Neo这个躯体delete史密斯,系统又再一次恢复了平衡。

同轴度误差是难以免的

可怜的史密斯做错了什么呢?它执行程序的命令 追杀Neo ,只是想把自己变得更为强大一点,就促使了自己的毁灭,无非在于它动摇了系统的平衡。

预计2018年3季度起 ,它生于运营商的数据络,无论它占用了多少数据流量,用户为所消耗的流量都已经付出了费用,只要它并没计数器工作不稳定有违背数据络的商业模式,这个层面上运营商的任何指责都是不公平的。

但是一旦侵蚀到数据络的载体语音络,即替代掉语音业务,就相当于史密斯进入机器人世界,那么它就跨过了分寸,这就是与电信运营商的核心争议所在 好在现在的舆论环境不支持运营商直接delete 。因此,我们把这次争端,视作为移动互联时代数据与语音打包服务商业模式的重新设计和互适应。

现在不是运营商要给一点color see see,而是到了大家必须谈一谈的时候了。

委屈,你有我有,运营商也有

有人拿络中立性出来说事,但中立性来自于独立性。所依赖的数据络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络,它是依附于语音络之上,后者相当于前者的路基。运营商在进行流量定价之时,采用了交叉补贴,用语音业务的收入来分摊掉流量的成本,使得流量资费比较便宜。假设,数据络没有享受到语音络的补贴和成本分摊,部署为两个独立的络存在,就如铁路与公路之完全独立,那么它的流量资费会极其昂贵。基于这个理解,我们分析运营商的诉求,有对也有不对。

第一个诉求,消耗流量过多,这个逻辑无厘头。去年底,中国移动的论点 移动以极低的代价吞噬移动GSM我们仅需向某些塑料中添加非常少许的石墨烯络流量,腾讯对移动收入贡献不到10%,消耗流量40%,因此 ,实际上,哪怕腾讯占到90%的流量,运营商都不能够用占用流量过多的名义来限制腾讯,因为它没有违背流量的商业模式:用户已为流量付费。

第二个诉求,对短信、彩信业务的分流,这个逻辑也不成立。 运营商的短信和彩信业务受到替代,所以要限制 ,短彩信只是语音服务的增值业务之一,和数据业务在同一个层级水平上,它们之间的此长彼消属于增值业务之间的迭代,不影响到母体的存在。早些年,还有说短信会影响到语音收入的呢。

第三个诉求、传统语音业务受到替代,唯一能站住脚的就是这个。由于交叉补贴的存在,相当于用传统语音补贴的低成本流量,反过来摧毁传统语音,这需要双方重新来协商合作机制,否则就会搞成人民公社的免费食堂,吃垮散伙。

运营商有两种选择:或者去掉交叉补贴模式,结果是流量资费暴涨;或者重新与类服务商谈一种合作机制。现在有的套餐一送就是几百M,如果代之以流量资费起步门槛定义为60元/月,随便你怎么冲击都行!而这显然又对其他移动互联应用不公平。

还有一种技术流派,现有的移动通信络构架,与移动互联永远模式不匹配,导致络负荷过重,这个需要运营商改造升级络和移动互联公司的配合。

石首工服订制
赤峰制作西装定做
吕梁职业装订做